sabrina

刚搬进新家的时候,我在卧室阳台铺了一块地毯,买了一个漂亮的床头柜当作梳妆台,每天早晚我都坐在地毯上,敷个面膜或者看看书。特别是拉上窗帘后,阳台似乎就变成了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。有一次发照片,我说我特别喜欢这个空间里呆着,然后有人评论说,房子都是你的,还谈什么空间不空间。
开始练习瑜伽后,才觉得空间和能量这种概念好像是有道理的。我养了五年猫,现在想想,才觉得猫是对空间要求特别高的动物。你把猫带进一个陌生的地方,它总是要花好几天的时间,把家里的每个角角落落都走个遍。然后它一定会找到一个自己睡觉最舒服的地方,发呆最舒服的地方,它也一定会有一条可以通往最高处的路线。
有一天我们为了把挂在墙上的自行车拿下来,把客厅里的凳子桌子全部移了个遍。最后自行车并没有拿下来,但我的猫,围着客厅嗷嗷的叫了半个小时,直到我把所有墙上的地上的东西都归位,他才安静下来。
空间和能量对我来说,仍然是很奇妙的东西。很多朋友都说喜欢来我家里,因为我家好像有一种可以治愈的能量,这个空间很包容,很舒服,也有人说我的家就像我的性格一样。可能是用心的装修,用心的居住后,这个空间真的刻下了很多我们的痕迹。
每次外出回到家里,真的会觉得,回家了,好治愈。

特别喜欢日本的书店,虽然还什么都看不懂。

从东京飞北京不算远,三个多小时,差不多两部电影的时间。我坐在安全通道,没有前排旅游椅背后的小屏幕可以看。其实我是读了10页书,写了2页笔记本,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。

然后我仔细回忆了一下,以前我很讨厌坐动车,即便从北京坐动车回老家其实更方便。坐在一个小空间里不动,四五个小时,是件让我抓狂到精神焦虑的事情,我一般会在 iPad 里下好电视剧或综艺节目,足够我熬过这几个小时。长途飞机是最痛苦的,十五六个小时,我很难睡着。所以一般先跟空姐要三杯白葡萄酒,不好喝,但能勉强睡一觉。然后就是漫长的无聊等待时间。

但最近的几次旅行,不管是飞机还是火车,我好像都可以安安静静的写字看书,也没有惶恐害怕手机电池快要用完。当那种烦躁和焦虑消失后,时间一点也不难熬。反而,我开始格外珍惜这「被逼着」和自己相处的机会。毕竟,平时的生活里,去哪里找这一大把读书写字、没人打扰、没有网络、只有自己和身心的时间呢?

翻了一下自己的瑜伽照片,发现心态有了很大变化。以前在 ins 上看到好看的体式招,就恨不得马上凹出这个样子,简单的还好,难一点的通常都做不到,或者需要非常用力,偶尔还会伤到自己。现在拍照之后,我都会去想这个体式是不是适合我,需要做哪些准备,如果做不到,我能不能接受。早上在家热身了半小时,才开始尝试图中这个其实不难的体式。不过我下腰背有伤,又点害怕后弯,所以准备了很久,做完后很舒服,心情也不错。how you do yoga is how you live your life. Be nice to your own body.

第一次把腿抬起来,轮式也是我的痛点。记得刚开始练瑜伽的时候,总觉得如果腰疼就应该多折叠一下… 然后一个劲儿的做后弯,最后躺在地上疼得起不来… 🤦🏼‍♀️🤦🏼‍♀️🤦🏼‍♀️那时候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身体,毫无觉知才是最可怕的。

朝北的房子,没什么阳光。好在附近的街区都是老旧的矮房子,家里采光还不错。很妙的是,一到晚上,附近的矮房子全部失色,一眼看出去都是远处高楼的灯,感觉自己住得很高,也算是一种view吧。最近在家练习多,这个属于我的空间,有我最好的能量。

下晚班回来也要铺垫子,像是一种 calling。

我总觉得后弯的练习比起手倒立等都可怕,上半身一往后,身体就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想要保护自己。可能是这个打开胸腔的过程,让人觉得好像暴露了最大的弱点。就像猫咪如果翻着肚皮给你摸,说明它开始信任你。
有一次上瑜伽课做到后弯时,老师的口令说「offer your heart to the world」,突然心口一阵柔软。把自己保护得越好,内心越坚硬。其实敢于拥抱自己的 vulnerability,才是最坚强的。

终于有个角度能看清手臂上的🐱现在进入#三角式# 觉得轻松了很多。
小S今天粘住我一整天,必须抱在身上,睡在腿上,一走开,就喵喵喵的抬头对我叫,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来我不开心?
#S的瑜伽# ​​​

很多人在孤立中感受自己的痛苦,加深了我们一定要独自面对痛苦的信念。这是一种孤独的假象,是退缩而非展开,是恐惧、不信任、而非信任。从内在传来一个声音说:当我承受这种痛苦时,没有人能帮我。或者:我是个负担。但是疗愈正是来自受伤时能向外伸手求援。一旦我有勇气向外求援时,大部分的恐惧就都消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