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brina

很多人在孤立中感受自己的痛苦,加深了我们一定要独自面对痛苦的信念。这是一种孤独的假象,是退缩而非展开,是恐惧、不信任、而非信任。从内在传来一个声音说:当我承受这种痛苦时,没有人能帮我。或者:我是个负担。但是疗愈正是来自受伤时能向外伸手求援。一旦我有勇气向外求援时,大部分的恐惧就都消散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30)